首页 > 新闻动态 > 职场纵横

焦点分析丨张勇接任阿里董事长,会是中国互联网职业经理人时代的开始吗?

[来源:转载][日期:2018年09月12日][点击量:293] 【 【打印】

作为阿里巴巴唯一幸存的职业经理人,张勇将接任董事长一职。这不仅代表阿里巴巴职业经理人时期的开始,或许也是中国互联网行业职业经理人时代的开端。

9月10日,是教师节也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的生日。就在这天,他发公开信宣布“企业传承计划”:将于明年今日正式卸任董事局主席一职,继任者为现任集团CEO张勇。

这个消息看似突然却有迹可循。早在2013年5月10日淘宝十周年时,马云已正式辞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在阿里2014年9月赴美IPO时,招股书中首次提到集团将实行合伙人制度,放弃此前实行的职业经理人制度、进一步淡化“创始人”概念,并表示将在三年内选出28位合伙人。其中马云和蔡崇信为永久合伙人,其余为暂时合伙人,一旦退出,将从合伙人中退休。

对于该制度,阿里方面的解释是“确保公司的文化传承”。最终选择张勇继承马云的“衣钵”,意味着他是最能"确保公司的文化传承"的人。有趣的是,最能传承阿里文化的张勇是马云“最讨厌的”职业经理人。马云曾公开表示:“阿里不需要职业经理人,谁要把自己当职业经理人,我一定会干掉他”。

阿里唯一幸存的职业经理人

早在2009年,阿里创始人纷纷辞任,集团管理开始向职业经理人制度转型。阿里原CEO卫哲、COO李旭晖、李琪、CTO吴炯均为职业经理人。然而,次年发生欺诈性“中国供应商”事件,时任CEO的卫哲、原COO李旭辉引咎辞职。阿里在重用职业经理人这件事上也踩了急刹车,除了张勇,阿里的职业经理人高管也先后出局。 

与相继出局的职业经理人相比,张勇无疑享受着“特殊待遇”。这和他的出色表现不无关系。

在接任CEO之前,张勇已有不少实绩,这些实绩给了阿里未来。首个创业项目“天猫”在近年来成为阿里实现营收增长的重要产品;提出网络造节“双十一”引发行业长达近十年的价格战。此外,他通过重新设计淘宝商业模式,令阿里成功从PC端迈向移动端。

近两年来,张勇开始主导阿里巴巴的新零售战略。他参与盒马和零售通等重要项目,主导投资苏宁、银泰,入股高鑫零售,收购饿了么,并与星巴克达成全面战略合作。

更重要的是,虽然曾长期干着职业经理人的活,但张勇如今也是阿里巴巴创始合伙人,服从合伙人制度。与职业经理人不同,阿里巴巴合伙人需要承担企业风险,在阿里巴巴的双重股权结构下,合伙人也拥有董事提名权和奖金分配权。张勇双重身份令其不像普通的职业经理人那样,没有企业共担精神强。与纯粹的合伙人相比,则更具职业化精神,遵守规则,服从命令、强调执行与过程。在保障公司高效运作的同时,过程和结果更加可控。

曾庆学:经理人制度和合伙人制度的十大区别

一个疑问是,“幸存下来”的张勇是否意味着,中国互联网行业将迎来职业经理人制度的开端?

目前看来,障碍不少。

障碍重重的职业经理人制度

传统的职业经理人是公司制时代的产物,起源地为现代商业最为繁荣的美国。由于资本和劳动者有着天然且不可调和的矛盾,资本选择寻找一个代理人,即职业经理人帮助其和利益相关方及劳动者打交道,签订合约。在国内,万科等企业也选择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王石便一直在推动这一制度落地。

然而,职业经理人的产生导致公司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也使得公司治理的核心转为“防止内部人控制”。从商业的本质层面而言,这种治理方式导致公司资本和职业经理人无法完全建立信任。而因为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也令职业经理人缺少“共担”精神。

这些问题在互联网时代仍然存在。即使是在资本主义发达、职业经理人发展最为充分的美国。

在美国,虽然有谷歌(印度职业经理人桑达尔·皮查伊)、特斯拉(马斯克)、Uber(Dara Kohsrowshahi)等互联网公司采用选择职业经理人制度。但同样作为科技巨头的亚马逊、Facebook等大型科技巨头扔人由创始人掌权。

国内互联网公司则几乎完全不采用职业经理人制度,推崇事业合伙人制度甚至是一言堂(比如京东,刘强东的权力高度集中)。中国互联网行业职业经理人制度发展尤其困难,主要有几个原因:

相比于国外职业经理人职业化程度更高、规则完善,国内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先天不足,后天失养”。国内企业发展职业经理人制度的习惯动作是引入外企相关人才,现学现卖。这些职业经理人生长于资本发展充分的资本主义经济环境之中,招架不住长期野蛮生长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不了解核心的产品和技术、注重短期目标、没有主人意识不会把公司当做自己的事业。

创始人对公司大权的执着,也是职业经理人制度在互联网行业难以推行的重要原因。对于创始人来说,公司就是自己的孩子,不到山穷水尽,如何甘心将公司“拱手让人”?

这些因素使得中国互联网行业在新时期的职业经理人体系还来不及建立的时候,先用传统经济环境中成熟的的事业合伙人制度代替。

虽然发展困难,但对于中国互联网行业而言,职业经理人制度仍然是有必要的。尤其是在企业是否能成长为巨头的关键阶段。一个现状是,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创始团队组成的管理层持股被稀释而逐渐丧失控制权的企业不在少数。ofo、饿了么、搜狗、去哪儿网都曾面临同样的困境,他们最终的结局也很雷同。

与ofo、饿了么等不同的是,这个问题对于已经成长为巨无霸的阿里巴巴而言已经不是问题了。如今的阿里巴巴已经成为一个生态级的企业,建立起自己的壁垒。阿里巴巴也不再强烈依赖个人的领导和管理。

可以说,阿里到了可以推行合伙人制度、引入职业经理人的好时机。在更加成熟的企业管理制度和职业经理人张勇的领导下,阿里巴巴仍然可以高效的运转。

如今阿里巴巴的企业特征让马云可以放手去做处理更加棘手的问题,考虑更多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比如乡村教育。马云卸任董事长不代表阿里不再需要马云,马云仍然将参与公司的管理,而合伙人制度也保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马云不但依然是阿里的精神教父,也是实际控制者。

根据公开信可知,马云将依然是阿里的终身合伙人,也依然持有阿里6.4%的股票,占阿里高管和董事总持股额的67%,对阿里的决策有重要发言权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